《被大佬偏爱的小心肝又撩又野》千笛千墨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齐煜柯,刘浅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被大佬偏爱的小心肝又撩又野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千笛千墨

简介:纯爱,双男主,年下,竹马,独宠小甜饼!在齐煜柯面前,蓝星然是粘人小可爱,是热情奔放小太阳。他的座右铭:欺负他者,虽远必诛!在蓝星然面前,齐煜柯是温柔的风,唯独的宠,是与世界为敌也要保护你。*欺负他的小心肝?微微一个歪头杀,他秒变暗黑系高冷少主。*上综艺前,网友喊蓝星然小宝贝好可爱,姐姐爱你!上综艺后,网友:老公,不要努力了,命给你!注:无误会不分离,纯糖治愈系日常向,不喜勿点

角色:齐煜柯,刘浅希

被大佬偏爱的小心肝又撩又野

《被大佬偏爱的小心肝又撩又野》第1章 皮卡丘爬了世界首富亲孙子的阳台免费阅读

华国,柳宁市。

位于城东的龙宇西华是柳宁市最豪气的别墅区。

在柳宁这一座号称不夜城的城市里,就连山上的别墅群都是灯光闪耀,比天上的繁星都要璀璨。

全市最贵的房产,就是山顶那一套超级大的豪华大别墅了。

别墅里住着的是世界首富的亲亲小孙子。

齐煜柯。

此刻,大别墅左侧的围栏上却爬着一个人。

那人轻而易举的翻过围栏跳了进来。

一楼大厅里守夜的保镖刘浅希和荆果,在有人爬上围栏的时候,就看到摆在茶几上的笔记本发出了警报了。

监控画面周围在闪红光,两人凑到电脑面前一看。

刚刚提起来的警惕马上就松懈了下来。

荆果伸了个懒腰,小声说:“我继续睡觉了,你看着啊,浅哥。”

“嗯。”刘浅希点头,还以为有贼进来可以打一架了呢,看来他们只能继续装死了。

——

蓝星然背着一个超大皮卡丘双肩包,帅气一翻,平稳落地。

他来到别墅旁边,一个助跑,往上一跳,双手抓住二楼阳台边缘,轻巧一撑一跳就进了阳台。

当有人踏进阳台时候,齐煜柯就醒了。

有人潜入,保镖没动静,喜欢爬阳台。

结合这三个因数,他就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小心肝。”

“啊!”蓝星然鬼鬼祟祟的正往他的床这边走,还想吓他一跳呢,结果反被他吓了一跳。

啪的一声,齐煜柯拍开了房间的灯。

蓝星然尴尬的笑了起来,他把双肩包脱下来往地上一丢,就跑过来扑上床。

“皮卡皮卡~啾~”

——

一楼沙发。

荆果睁开一只眼睛有趣的说:“我们这又不是没门,那只皮卡丘怎么次次爬阳台?”

刘浅希耸耸肩,小声回:“年轻人的情趣,我不懂。”

——

蓝星然满意的看着被啾红了脸的齐煜柯。

“哥哥,我要来投靠你了。”蓝星然说着,脑袋往他肩膀一靠,用自己天生自然卷成泡面的头发去蹭他的脖子。

“别蹭,痒。”齐煜柯笑着按住了他的头,不让他乱动。

蓝星然激动的说道,“我户口本偷来了!”

齐煜柯好笑的说道:“要户口本来干什么?”

“我想把哥哥的名字写在我的户口本上呢。”蓝星然异想天开的说。

“我不干。”齐煜柯想都不想就笑着拒绝了。

“干嘛干嘛,干嘛~”蓝星然突然撒娇。

齐煜柯好笑的说:“别闹,快三点了,再不睡觉要秃头了。”

“才不会秃头呢,哥哥也不会秃头的,你看咱礼爸经常薅耀耀爸爸后脑勺,耀耀爸爸还没秃呢。”蓝星然把他地上那个双肩包提了上来,从里面取出来了一个猪猪存钱罐。

“我们的共同财产,我都带来了。”蓝星然拍了拍存钱罐。

这个存钱罐是他五岁的时候,齐煜柯送的。

那一年开始,他们两个人就一起往存钱罐里塞每年的红包。

现在这个存钱罐已经塞不下了。

这里面少说也有五十万了。

“你把这个带来干什么?”齐煜柯双手捧起存钱罐垫了垫,好沉。

“来投靠哥哥啊,当然要把财产带着。”蓝星然说。

齐煜柯看着稚气未退,脸上还有婴儿肥的小心肝,伸手捏了捏他的奶膘。

“哥哥养你,你这些钱,留着自己花。”

“那不行,这是我们的共同财产啊,一人一半嘛~”蓝星然固执的说道,捧着猪猪存钱罐,看了看他房间,就把抱着存钱罐下了床,来到他的大衣柜面前。

拉开了衣柜,把存钱罐藏到了最下面那一层的角落里,还用衣服把他盖起来。

就和小时候一样,那时候,他们也是把存钱罐藏在他家衣柜的角落里。

齐煜柯坐在床,屈膝,一手手肘撑着自己的膝盖,手托着下巴,看着那个蹲在衣柜面前,都已经长得比他高大魁梧许多的小心肝。

他都还记得他几个月大的时候,小小一团,吧唧着嘴巴,看见谁都给噗两口口水给人家的小奶娃。

那时候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吃手指,啃脚丫子。

“小心肝。”

“怎么了?”

“你现在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赚钱给哥哥花!”

蓝星然起身往他这边走过来,一边走一边脱掉自己的外套和外裤。

这大冬天的在外面可冷了,可是室内有暖气,这会儿他都觉得热了,他里面穿了一套浅黄色的秋衣秋裤。

那上面,密密麻麻的皮卡丘。

“礼爸给我寄的新款,为我设计的哦~”蓝星然跳上床,双膝一跪,顺势扑下来抱住了他。

他口中的礼爸,就是齐煜柯的爸爸毕礼怀。

他是全球销量最大的服装品牌谜礼的创始人,设计师。

他们两家是邻居,所以从小就认识了。

在他还是个宝宝的时候,他就是谜礼的子品牌,ME·娃的模特儿了。

所以这十几年,他就没需要买过衣服。

一直都是免费穿谜礼的衣服的,有什么新款,毕礼怀也会给他和他双胞胎哥哥寄。

“你知道这是谁设计的吗?”齐煜柯问。

“你?”蓝星然歪着脑袋看着他。

“嗯。”齐煜柯眼神里的了不起都藏不住了,他挑了一下眉头,点头。

“那一定是为我设计的了,快给我签个名,我不洗了。”蓝星然爬起来,从包里掏出了马克笔递给他。

“真不洗了?”齐煜柯拿着马克笔问道。

“不洗了,我要挂在床头。”蓝星然扯了扯衣服,要往哪里签?

他转过去,撅起屁股。

“签屁股上。”

齐煜柯噗呲一声笑出来,也真给他签在屁股上。

蓝星然扯着裤子回头看,“我不坐了,我以后穿这套,我就趴着。”

“别这么搞笑。”齐煜柯把笔塞进他包里,就躺了下来,抬脚轻轻踢了踢他的大腿,“去洗个脸刷个牙,睡觉了。”

他这大老远从俄罗斯来,不洗澡就上床已经很过分了,再不洗个脸刷个牙,就更过分了。

“哦~”

“你真的不要吃宵夜?”

“不吃了,我不饿。”蓝星然下了床,双手捏着裤子后面,一副担心签名没干会糊掉的样子。

齐煜柯看着他那样子,笑了一下,拍了拍旁边的枕头,让枕头松软起来。

蓝星然从浴室里出来,嘚瑟的一路跳舞,从左边晃到右边,又从右边绕到床前,也不上来,给他表演了一个太空漫步。

绕着床转了一圈。

“哥,我酷吗?”

                           

原创文章,作者:千笛千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114115116.com/books/1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