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夫人她做咸鱼后躺赢了》会爬树的鱼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芙儿,小豆丁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权臣夫人她做咸鱼后躺赢了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会爬树的鱼

简介:宋听泠前世憋屈,每天都在做拉仇恨的事情,这一世,她表示只想安安分分做条咸鱼,可是总有人逼她上进!自打陈砚初借住侯府后,宋听泠很郁闷,这是阿爹阿娘给她请的先生,放现代还是私教的那种。这让目标做咸鱼的宋听泠表示压力山大,走投无路,好吧她上进……婚后陈砚初不止一次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当宋听泠夫子,导致现在他只能独守空闺。”娘子,该就寝了。“宋听泠:”不,我还能再学一个晚上!“

角色:芙儿,小豆丁

权臣夫人她做咸鱼后躺赢了

《权臣夫人她做咸鱼后躺赢了》第1章 时代的潮流免费阅读

“你等着吧,下一个被裁的就是你。”只见对面的女人恶狠狠地来,随手就是一杯水扑面而来,虽早有预料,可是还是难免有几滴水溅到了脸上。

宋听泠叹了口气,白皙的脸上透露出几分无奈。理了理因久坐而显得略微褶皱的西装,她抽出纸巾擦去溅在自己脸上的水,这是今天的第七泼?她也记不清了。

为不显得太没有人情味,今天她还特意穿了件驼色的休闲小西装,布料不硬也不软,恰如其分地覆盖在她的身上,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住。

头发用发抓随意挽起,妆面干净而柔美,她都打扮得这么单纯无害了,没想到还是逃脱不了被泼水的命运。

好吧,干的事让人气的牙痒痒就算外表再无害也没用。

果然小说里那些美色误人都是假的!

宋听泠是一家外贸公司的HR,干他们这行的本就拉仇恨,裁人、减薪,老板指哪他们打哪。

公司八卦小能手,老板眼中的“貔貅”,员工眼中无情的扣款机,说得就是他们。

入行五年,宋听泠已经没脾气了,泼水还算是小事。还记得刚入行的时候,被人欺负是新人,被嚼舌根,被吐口水、出门被扔臭鸡蛋,哪件事不比被泼水恶心。

好在作为刚入社会的小菜鸟,宋听泠她没有车,要不然她的车没少被泼油漆,扎轮胎。好吧,虽然她现在也没有车。

因疫情影响,像宋听泠所在的这种小公司很少不裁员的。

当然,裁员只是为了能让公司活下去,至于裁谁,这还是得结合上面的意思。

随意翻看剩下的“裁员”名单,没有任何难度。说是裁员,其实是让他们主动离职,毕竟主动离职的员工公司不用承担经济补偿。

但不知道是不是这次“裁”了太多人,宋听泠今天的心一直突突的,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难道真是干了太多丧尽天良的事了,老天爷要来收拾我?

她一遍收拾东西一遍想,看来今天不宜继续干坏事了,反正也快下班了,今天要做第一个下班人!

八月底的杭城还是挥之不去那份闷热,经过一天暴晒的地板简直烫脚,这热气从地面冒上来刺地人生疼,就算穿了长裤也只能抵挡几分。

为了省钱买房,宋听泠一直都是坐公交回家的,她家在开发区,每天通勤时间为两个小时。

她也不是没考虑过租一个离公司近一点的房子,可是租金实在太贵,对于宋听泠这种拿着微薄工资度日的买房一族来说,其实开发区的房子也挺香的,因为便宜。

不知是被谁推了一下,原本在好好等车的宋听泠一个踉跄冲到了马路上,她刚想转头看一眼,可连头都没转呢,一辆车直面而来。

“原来只要速度够快,也不是那么疼嘛。”这是宋听泠被撞后的第一个反应。

“看来人还是不能做太多坏事,报应虽迟但到!”说着,宋听泠便意识涣散,没了知觉。

再次醒来,宋听泠感觉浑身都酸疼。

“难道是昨晚睡姿太差了?”

“不对,我明明被车撞了!”

想着,宋听泠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但是牵动了身上的肌肉,酸疼地她生理盐水都逼出来了。

“阿娘,阿娘,阿姐醒了!”一个小豆丁看见宋听泠坐了起来,雀跃地向边上的美艳妇人喊道。

“娘看到了,小点声,别打扰你姐休息。”

只见那美妇抬眸望着你,眼光中尽是怜惜:“泠儿可还有哪里不舒服,告诉阿娘。”

宋听泠呆呆地望着她,一时没明白怎么能被车撞到了这个地方,难道全部都是梦,自己没被车撞,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

她用力地眨眼想从梦境中苏醒过来,可是不管怎么试睁眼都是面前美妇那张担忧的脸,外加一个不明所以的白净小豆丁。

“不会吧,我难道真的赶上潮流穿越了?”宋听泠讷讷道,随后狠狠掐了自己的大腿。

“嘶,好疼!”

“阿娘,我姐不会傻了吧,她怎么自己掐自己。”小豆丁看到她的举动立刻惊呼起来,一边还无措地去拉美妇的袖子。

“来人,来人呐,拿老爷的牌子立刻去宫里请太医!”一阵手忙脚乱,屋外的丫鬟鱼贯而入,听着美妇的指令拿绸带将宋听泠捆了起来。

“都轻点,别把小姐捆疼了,但给我绑紧了,别让小姐再伤害自己!”

宋听泠还没说什么就被捆了起来,还有个丫鬟不忘塞了条手绢进她嘴里,好似为了不让她咬舌。

怎么看这阵仗都像是演练了好多次,宋听泠不由得怀疑,穿越就算了,敢情这原主之前还是个疯子,一言不合就自残的那种?

宋听泠挣扎起来,因为嘴被塞了帕子,便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快松开我,我不是疯子!”

“泠儿别急,太医马上就来了。”

“不用叫太医啊,我说了我不是疯子,快给我解开。”

“我可怜的儿啊,怎么就受这么大的罪,你要是真……娘还怎么活啊!”

“大姐你可别哭啊,你让我说话我给你解释啊!”

“芙儿,快去催催,太医怎么还不来!”

“是!”一个穿着黄色衣裳丫鬟装扮的丫头步履匆匆地走出屋子。

宋听泠拼命想解释,可是美妇没给她这个机会。

看向她的眼光除了怜惜更多的是悲痛,泪水不停地流下来,烟眉紧蹙,嘴唇发白。

随后,美妇用一直颤抖的手捂住眼睛,过了好半天才拭去泪水,然后轻轻抱住宋听泠,安慰似地一下一下轻拍她的后背。

像襁褓时,母亲哄孩子睡觉,很温柔,很有安全感。

宋听泠也不再挣扎,在美妇的安抚中消停下来,只是呆呆地坐着,随后打量起这个屋子,还有这些人来。

一惊一乍的小豆丁此时趴在床沿,巴巴地看着她,好似要哭,但又不敢哭出来,鼻涕已经挂起,小嘴抿紧,紧攥着小拳头,看上去又可怜又好笑。

美妇后面站着三个梳着双环髻,丫鬟装扮的姑娘,担忧地望着这边。

边上还站着一个妇人,同样用担忧又怜惜的目光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原创文章,作者:会爬树的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114115116.com/books/1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