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盛宠帝妃》六月映荷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盛宠帝妃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六月映荷

简介:将门嫡女,巾帼不让须眉,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倾全族之力助他平定三王之乱,登上帝位。原以为一心为他,广纳后宫,不能日日相守,终能携手到老,哪知痴心错付,待产之时,父兄遇袭惨死,尸骨无存,自己也身中剧毒,一尸两命。再生为世家贵女,她研习毒术,步步为营,只想让所有害她的人血债血偿!只是这毁容残疾的废物王爷为何非她不娶?她杀人,他递刀;她放火,他浇油。千难万险,他与她同闯,只愿换她一世深情。

角色:

重生之盛宠帝妃

《重生之盛宠帝妃》第1章 血崩免费阅读

建元二年,凤仪宫椒香殿。

骤雪初霁,天地间浑然一色,似裹上了一层银装。零星的阳光,如银针一般,洒在人身上,竟有些刺骨的疼痛。椒房殿门口的石板上,横七竖八躺着数十人,全部一剑毙命。殷红的血渐渐地渗进了雪里,像梅花一样散开。瑟瑟的寒风拂过,嗅不到一丝生机,浓浓的铁锈味中只剩下一缕孤寒的梅香。

椒香殿深处,苏芷烟披着一头青丝,瘫坐在床边,双手紧紧捂着高隆的肚子。突然,一道血流,沿着双腿涌了出来,红色的衣襟显得更加艳丽夺目。不一会儿,她的身下已是一片灼目的红。

她紧咬发白的唇,恍若只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仰起头看着昔日推心置腹的姐妹叶倾城,冷冷地问道:“你做了这么多,不怕皇上追究吗?”

“哈哈哈……这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了!”叶倾城缓缓拿出丝帕,娇媚地笑了起来,“你以为没有皇上的命令,我敢这么做吗?今时不同往日,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后吗?这一天,我们已经等了整整七年了……”

苏芷烟心底升起一丝寒意,脸上不显,淡淡地瞥了一眼叶倾城:“为了坐上皇后的位子,还真是煞费苦心。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挑拨离间吗?”

面对苏芷烟的淡然,叶倾城心底的自卑和嫉妒不由地冒了出来。都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不死心,我倒要看看,她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叶倾城握了握拳,平复了一下心情,又扬起妩媚的笑,向着苏芷烟走进了几步:“念在咱们多年的姐妹情分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父亲和三个兄长在班师回朝的路上遇袭,从明月峡跌落,尸骨无存。你知道,明月峡靠近南楚,那里到处是有毒的瘴气,还有连神医也束手无策的毒虫……有他们的陪伴,黄泉路上你一点也不会寂寞……”

“杀手是叶丞相派出去的?”苏芷烟望着门外惨死的宫人,顿时感到一股恶寒,从心底遍布全身。

叶倾城嘲讽地扯了扯嘴角:“从小到大,你处处压我一头,你的父亲也一直在我父亲之上。明明是一介武夫,却还妄想左右朝局,简直可笑!”

感觉到生命在一点点流逝,苏芷烟不想再和叶倾城废话,冲着门外大叫了一声:“来人啊,我要见皇上!”

“姐姐,你叫吧,再不叫就没有机会了。门外一个活人也没有,只有妹妹对你最好了,还愿意送你最后一程。你放心,妹妹怕脏了手,不会动你的。妹妹会给你留个全尸。”说完,叶倾城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来,唇角勾了勾,眼睛里闪过一道暗芒。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舒心过。安分地做一个武夫该有多好,偏偏还是一个倾国倾城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置天下的女子于何地?

苏芷烟身体开始发冷,微微有点抽搐,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身为皇后,她亲眼见到自己的贴身宫女,为护着她,而被残忍地一剑封喉。还有那些伺候她的宫人,来不及大喊一声,就接二连三地倒在了雪地里。何其残忍?如果自己当初听取父兄的建议,把暗卫留下来,是不是这一幕就不会发生?还有这即将出世的孩儿,都来不及看看这个世界,就胎死腹中。她闭了闭眼睛,默默为自己打气,不能认命,一定要再见他一面。

她忍着腹中的刺痛,趴在地上,朝着床头慢慢爬去。每一步都撕心裂肺。身后是一道道深浅不一的血痕。她一刻也不敢停歇,终于在玉枕下,摸出一支金凤簪,上面镶嵌的凤凰栩栩如生。这是去年她被册封为后时,他亲自绘图,由内务府巧匠打造的。世人皆以为,这只是代表皇后宝座的发簪而已,却不知发簪暗藏一支玉笛,也是他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这是她第一次使用,也是最后一次。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他,但是,不赌一把,就一次机会也没有了。

她深吸一口气,忍着剧痛,挪了挪笨重的身体,靠在床边上。虽然,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了,但是,她还是没有一丝抱怨,只是平静地用手抚了抚隆起的肚子,便开始吹起了高山流水,曲调时而低缓,时而急促,跌宕起伏,连绵不绝。时光恍若回到了七年前,普宁寺后山,那年梅花也如今日这般娇而不艳。她吹笛,他舞剑。雪花纷飞,寒梅斗艳。第一次相见,便如多年知己,她对他一见倾心,愿意为他扫清一切障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她越来越累了,神情开始有点恍惚,只想好好睡一觉。她还有一点不甘心,想要一个答案。她不想屈服任何一个人,宁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活。一曲未尽,门口终于有了声响。一片明黄的衣角终于出现。冲着叶倾城挥了挥手。

苏芷烟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激动,还是那么淡然。这也是叶倾城最讨厌的样子,仿佛一切运筹帷幄,什么都逃不过她的手掌心。死到临头了,还妄想皇上对她余情未了。叶倾城按捺下心底的不忿,咬了咬唇,冲着那道明黄,福了福身,不甘地退了出去。

苏芷烟放下发簪,抚了抚肚子,强迫自己清醒一点,才开口问道:“在我的安胎药里下藏红花是你的意思?”

回答她的是一片静寂。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没有失望。

“派杀手去伏击我父兄,也是你的意思?”

“自我们相识,已经七年了,整整七年,我与父兄一心为你。先皇欲封三皇子君煜宁为太子,我为你舌战群臣;北方半年无降水,我为你四处搜寻耐旱农作物;三王叛乱,皇位岌岌可危,我为你倾尽全族之力……现在你却恩将仇报,残害我父兄。我只想问你一句,为什么?”

回答苏芷烟的还是一片寂静。她有点恍惚,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坚持多久。她用金簪使劲戳了戳手心,直到有鲜血溢出,才发现自己又精神了一点。她皱眉望着君煜景,无奈地叹了口气:“面对将死之人,你也不肯说实话吗?”

“父皇在世的时候,便打算收缴镇国将军的兵权。苏明远为开国功臣,三朝元老,功高盖主,又有免死金牌在手,不可久留。是朕劝着父皇,多留了苏明远七年。这已经是对镇国将军府最大的恩赐了!念在你与你父兄的功劳上,你死后,朕会厚赏镇国将军夫人百亩良田,保她颐养天年!”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神情没有一丝动容。

苏芷烟冷笑了一声,瞪大眼睛,想看得更清楚些。只见他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一身明黄衣袍,衬得他颀长的身体更显高大。七年了,他并没有多大的改变,棱角分明的轮廓依旧温润儒雅,只是那双透彻明亮的双眸,不知何时起,变得深邃幽暗,像两个深深的漩涡,似要将人给吸进去,让人看不透。这就是她那个痴恋了整整七年的人,这就是她那个倾全族之力扶持登上宝座的人。

“你曾心悦过我吗?哪怕一点点?”

“嗯”,低沉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波澜。他却没有看她,而是透过窗外,看着满院的冬梅。当初探听到她喜欢梅花,他也曾费了不少心思,搜罗了不少珍稀品种。她入住中宫之前,为了给她一个惊喜,他特意请了能工巧匠,将梅树从王府移植了过来。如今,梅树在暴雪下,探出一两支枝桠,傲然挺立。就像她,濒临绝境,依然如夺目的红宝石,让人移不开眼睛。若不是她一家人,都那般有勇有谋,惊才绝艳,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下辈子投胎,一定要再蠢些再笨些。

身下又涌出一股股血流,血是热的,心却是冷的。苏芷烟嘲讽地扬起一抹明艳的笑。心悦?他配吗?从一开始就是算计得来的。只怪自己眼瞎,没有早日看清他的真面目,不仅赔上了自己,还害了父亲和三个兄长。既然错了,悔是没有用的,就算是死,也要让那些残害镇国将军府的人不得安生。叶倾城是不是当皇后吗?那就让她再无可能。君煜景不是想坐稳皇位吗?那就让君臣互相猜忌,朝局动荡。

苏芷烟有点喘不上来气,但还是拽紧了自己的衣襟,眯着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城东怡红院假山下有一条密道,直通城外威虎山,内有私兵三百余人;城南护城河边的来福客栈,南楚太子每年至少会住一个月;城郊西二十里,朋来山庄有一个地窖,里面存储的粮食,足够全国百姓两年不劳作。”不能说得太明白,太明白了就不可信了。

长长的睫毛在她的眼睑上投下一层阴影。微蹙的额头上,渗出点点薄汗,在雪光的照耀下,泛出点点荧光。病态的苍白,一样动人心魄。她深吸一口气,双手紧抱小腹。眼睛没有再睁开,只是缓缓吐出八个字“若有来生,不复相见”。即使决绝,也是淡淡的,听不出一丝恨意。胸口不再起伏,嘴角还噙着一抹淡淡的笑。

君煜景的心抽痛了一下。骨节分明的手指,抚了抚她那冰冷的脸庞。他做错了吗?这是他第一个深爱过的女子。和皇位比起来,就微不足道了。任何对皇位有一点点威胁的人和事,都必须清理干净。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

“来人!”一道暗影飞身而入,半跪在地上,等候吩咐。

“查!”暗影闪过,只留下一道残影。

君煜景发旨昭告天下,皇后崩,谥号“烈”,三年内不再立后。凤仪宫被封,无旨不得出入。

                           

原创文章,作者:六月映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114115116.com/books/5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