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一川,苏晓玥小说《我才是最终boss》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才是最终boss

小说:玄幻

作者:可明

简介:本守天护民之人,不小心坠落凡间。与至强之魔争强,与万恶之人斗智。经历无数坎坷,点滴建立最强宗门,最终发现自己才是boss,是续守天道?还是带队逆天?

角色:平一川,苏晓玥

我才是最终boss

《我才是最终boss》免费阅读

小石镇,坊市。

“刚出炉的新鲜肉包子卖嘞,不好吃不要钱呐~”

“姑娘,这是最新进货的小首饰,随便挑,随便选,就冲你这绝世容颜,给您打个八折。”

“这位上官,进来坐嘛,我们这姑娘,各个新鲜水嫩哦。”

这是小石镇最热闹的街坊,人流交融,处处都是一番繁华景象。

小石镇作为几个大城市和青天宗之间的交通枢纽,得利于车水马龙的客流,倒也算小康水平。

日常繁华的路边,今天却有着一个脸上抹泥,衣服干干净净的小乞丐,让路过的人都觉得很是突兀。

小乞丐似乎对旁边人的目光不以为意,大大咧咧,斜倚青石砖墙。

啪!

一只破碗被他倒扣在面前。

一只腿惬意的搭在碗上,星目深邃,微闭打盹,一身青衫束腰,倒是几分潇洒样,正是不知从何而来的平一川。

“就你这干干净净的身子,你这真的是来乞食?”

“还有你这碗倒过来做甚,脑子不会也坏了吧。”

“不过你这身衣服倒是不错,是不是家道中落了,流浪至此?”

“这有手有脚,年纪轻轻就当乞丐,一看就是好吃懒做之徒。”

“可不是嘛,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像我们那个时候了。”

路边不时有行人指指点点。

平一川正晒着阳光,微眯抬头,神色间皆是被扰的不满,但似乎不以为意。

“又是一无所得的一天!”平一川喟然一叹,“只剩下今天了,这次难道真被老道说中了,要命绝于此?”

正在平一川感慨之时,此时一位锦丝绒缎的蒙巾女子恰巧路过,黑发柔长,鹅颈顾盼,明眸流转,穿着过膝的石榴长裙,婷婷纤立于眼前,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蒙巾女子身后还带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少女豆蔻年华,长得颇为娇小,一袭湖水绿裙裳裹着纤细的身段,乌缎般的秀发在脑后松松的挽了个发髻,系着青带结子,发尾垂到了腰后。那巴掌大的脸蛋宛如白玉一样,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平一川。

路边行人瞧见此二女,微微震惊,很多人甚至不敢直视,个别油皮惯了的偶尔打量两眼,也很快收回目光。

只有平一川直勾勾看着两人,脸上并无任何表情变化。

“小乞丐,你想讨什么?”少女好奇问道。

“当然是讨钱了!”平一川舒爽的伸了个懒腰,打完长长的哈欠,慵懒的说道。

蒙巾女子迟疑不解:“瞧你这身衣服,可是极品蚕丝编织而成青蚕宝衣,若是典当,也不至于沦落至此吧。”

这话一出,路上行人齐刷刷看向平一川,眼神中似乎有些不一样的东西。

青蚕宝衣的名号,他们可都是听闻过的,那可是价比黄金,寸尺寸金的东西。

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穿着青蚕宝衣乞讨,他莫不是脑子有病?

一众行人看着平一川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众人聚焦下的平一川不为所动,只是左顾右盼,像是落下什么东西,甚至扒拉着一身薄衣,终于从腚下掏出一块铜镜。

用衣袖擦了擦镜面,只是囔囔轻声道:“苏忻、苏晓玥。”

铜镜背刻龙凤。龙如腾云,凤若惊鸿,互相旋绕,粗略一看便知是大师之作。

“姐姐,你的意思是这人是假乞丐,骗钱的吗?”少女对平一川的态度变得不太友善了,不忿的嘲笑道。

“骗钱倒不至于,怕是遇上了难处。”蒙巾女子微摇螓首:“小玥,给他一贯钱,就当结个善缘吧。”

但少女依旧不依不饶,对着平一川说道:

“你个小泼皮,定是假乞丐,还装模作样,糊弄鬼呢?”

“不是乞丐,难道还是你家府上的少爷不成?”

“我家才没什么少爷,更没有像你这样讨!厌!的!人!”

“玥儿!”蒙巾女子似乎有些宠爱,责备的话语并不重。

“师姐,他是装的,你看乞丐哪有这么干净的衣服,还有这镜子连我们都没有。”

“玥儿,给他吧,就当是结个善缘。”

苏小玥无奈,只好在荷包里扣扣索索半天,不甘心的掏出一贯铜钱。

刚想丢进碗里,却看见平一川倒扣着碗不为所动,一时进退两难,干脆攥起铜钱,一把甩在平一川身上。

哐当!

铜钱落地,清脆的声响让一众行人又惊又羡。

一贯钱!

这可是一笔巨款,寻常他们小半个月的开销。

“假乞丐!我告诉你,要不是姐姐发话了,我才不会给你钱呢!我苏晓玥平生最恨骗子了!”少女捏紧粉拳,气呼呼道。

“就你话多!”蒙巾女子春葱般的指尖戳了一下苏晓玥的额头,没好气的转身道:“走了,小玥!”

苏晓玥揉了揉额头被点出的红印,面对姐姐的淫威,她敢怒不敢言,只要把满腔的怒火倾泻到平一川身上,一连怒哼了三声,方才余怒未消的扭头追上了女子。

“等等!”

这时,平一川突然开口。

“假乞丐,你什么意思?”苏晓玥停下了脚步,俏脸上怒不可揭:”还嫌少吗?”

这下连一众行人都看不下去了。

一贯钱还嫌少?

就压根就不是做乞丐的命!

可转念想到平一川那价值不菲的青蚕宝衣,又觉得他嫌弃一贯钱理所应当。

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行人们咬牙切齿,苏晓玥银牙咬碎,就连向来清冷的蒙巾女子也觉得平一川有些过分了。

平一川捡起地上的那贯钱,猛地起身,直接将脚底倒扣的破碗踩得粉碎,白净的手指从那贯钱里扣下了两枚。

“我只取两枚。”他一脸认真。

两枚?

不是嫌少?而是嫌多!

这一下,众人被平一川的奇怪举动惊愣了。

“一枚善心,一枚善行!”平一川掂了掂两枚铜钱,灿然一笑。

世人皆说天命难违?

这不,今天我便逆天改命。

平一川攥紧铜钱,朝着女子抱拳一礼:“多谢!”

说完,他直接丢下在场愣神的众人,阔步远去。

女子恍然回神,明眸流转,似是在思索平一川古怪的行为。

忽地,她发现平一川所坐的地方有块铜镜,怕是不小心落下的东西。

她忙不迭出声:“阁下,你的东西落下了!”

“它现在不是我的,是你的。”

平一川头也不回,健步走远,一道清朗的话语传荡而来。

“苏忻,今晚三更,平一川还你一命!”

                           

原创文章,作者:可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114115116.com/books/3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