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龙王:宝贝娘亲不好惹最新章节,白七,苏凝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至尊龙王:宝贝娘亲不好惹

小说:古言萌宝

作者:时豆

简介:众人眼中的废材,只是她制造出来的假象。自从被妖王看中,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炔哥哥,你要干什么?”白七声音暗哑,秋瞳含水的睨着商炔,纤细的手指轻柔的捏着他的下巴。“小七乖!咱们给儿子生个妹妹玩……”

角色:白七,苏凝

至尊龙王:宝贝娘亲不好惹

《至尊龙王:宝贝娘亲不好惹》免费阅读

这些年,域城众人茶前饭后谈论最多的,除了白家那个不知道哪里捡回来的废材七小姐以外,就是放在妖王商炔赤焰宫里的那只据说孵化了三年,还没有臭掉的花色小龙蛋。

当然了,白家废材七小姐的事迹大家是耳目能详。而关于这只花色小龙蛋的来历却是少之又少,众说纷纭了。

有人说,这只花色小龙蛋是妖王从血色森林捡回来的。也有人说,它是妖王和王妃三年前生出来的。但是究竟是怎么回事根本没有人知道。

不过此时此刻,对于穿着一身黑色紧身皮衣,正在飞檐走壁的白家废材来说。她关心的不是这只小花蛋的来历,而是今天晚上,她要怎么样才能成功地把小花蛋,从妖王的赤焰宫里偷出来。

月黑风高,别说月亮,天上连颗星子都没有。

白七小巧玲珑的身体无声地避开了妖王殿里的层层护卫,成功地隐藏在了赤焰宫的某个窗子外面,竖起了自己那双精灵般的小耳朵。

“王,我已经准备好了。”

酥脆的声音听在白七的耳朵里,顿时就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白七四周观察了一下,换了一个地方,将身体掩在屋檐下,透过窗户的缝隙往里瞧。

只见偌大的宫殿富丽堂皇,炙热的火气包围着中间的一个白玉大圆盘。圆盘上面放着一张青色软玉大床,床上枕着白貂毯子,上面稳稳地放着一颗圆滚滚的,布满金银斑点的像西瓜般大小的蛋。

不用说,此物就是城中众人所说的那只来历不明的小花蛋了。

而此刻,一个年轻美女正用她温暖的身体孵化着这只蛋,而周围炙热的火气炙烤着,让那年轻美女有些受不了。

“王,你还不准备上来吗?”

这娇滴滴的声音,又让白七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差点没从梁上跌下来。

话音才落,只见赤焰宫的另一边,走出了一名妖艳非凡的男子。

长长的青袍拖在地面,高大挺拔的身材让白七看得口水差一点流了出来。不过最耀眼的还是他那一头金色的披肩长发和额头上的那枚火红色的妖王印记,更衬得他妖艳又威严无比。

看见妖王朝自己走来,年轻美人脸色红得像火,眉眼之间暗波流动。

没想到今夜来偷个蛋,竟还能偷窥到妖王的私密趣事。如果把这个消息卖给茶楼写话本故事的老王,不知道能换几块灵石。

这样一想,白七又换了一个稍微舒服的姿势,两眼放光地盯着大殿里面的两个人。

哇!好戏要开始了,白七好激动。不过这妖王的声音,怎么像寒冰一般,没有一点温度。

“释放你的灵力。”

还是命令的口气,不带任何情绪,好像眼前美丽的女人不是自己的老婆,而是一个陌生人。

莫非这妖王不喜女子,是只断袖?

白七正在感叹,惋惜的同时,妖王商炔伸出了右手,缓缓抚上了年轻美人柔滑的美背。

那美人不敢有一丝怠慢,双手紧紧地把蛋圈在自己的怀里,蛋和人在妖王灵力的激化中发出一圈淡淡的蓝光。

额!就这,这就没了?搞了半天就让自己看这个?

白七表示,此时此刻心里非常地失望。看来自己要卖妖王秘辛换取灵石的愿望要泡汤了。不过没有关系,还有一只蛋呢。这么想着,白七的心里面才舒坦了几分。

孵蛋的过程漫长而无聊。三更已过,白七已经困得眼皮子直打架,腿肚子发麻的时候,终于有了新的进展。

“王,凝儿真是没用,没能够把蛋孵化出来。”

苏凝看着怀中没有一丁点反应的小花蛋自责不已。

她跟在妖王殿下身边三年了,可惜每天夜里就只做一件事情,就是不间断地,孵化这只不知道哪里捡回来,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的野蛋。

“这也不能全怪你,毕竟这颗蛋比较特殊。”

比较特殊?难道说这蛋不是妖王所出?白七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今天夜里的这个瓜吃得简直了,原来这就是小花蛋三年来都孵化不了的原因。

“王,要不咱们换一个方法试一试?不如你与我一道……”

苏凝心里虽然埋怨,面上却不敢表现分毫。

“凝儿,只有你至阴至纯的本源才可孵化,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苏凝心有不甘,她明明知道自己一点机会都没有。说好了她是妖王的妃子,身份尊贵。说难听些,她不过就是妖王手里面的一个孵化器。她就是不甘心,明明可以给妖王生一个更加健康的孩子,可妖王偏偏就不让。

这只野蛋,打一开始她就不想孵化。本来想着随便糊弄几下,妖王就会放弃了。谁能想到,这一孵就是整整三年。在这三年里,每天夜里抱着的,不是自己仰慕已久的妖王,而是一只莫名其妙的蛋。

凭什么?她要受这样的委屈和羞辱。

有时候苏凝恨不得把这只蛋给毁了,可惜光有想法却没有胆子能管什么用。所以这一份委屈,只能硬生生地嚼烂了吞进肚子里。

“啪!”

坏了,白七惊得掉头就跑。

就在刚才,因为蹲久的缘故,白七伸了伸腿,一不小心碰到了屋檐上的瓦片。

“谁人在那里?”苏凝惊得大声斥骂。

回答才是傻子。现在不跑更待何时,白七刚跑出两步,就被一道黑墙给堵住了去路。

“对不起,对不起,走错道了!”

白七低头哈腰笑得真诚。那认错态度也是极好,脸上天真烂漫的笑颜,让人看了都舍不得责罚。

这妖孽来的可真够快!

白七心想着就从商炔身边绕过去。

“站住!”

刚刚迈动的小腿不得不收了回来。白七一脸谦谦地陪着笑:“路过,我说我只是路过你信不信?”

“只是路过?嗯?方才的戏你没少看吧,精彩吗?”

“精彩,不过可惜了……”

坏了,白七立刻狠狠地拍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她一着急就说大实话的毛病是没救了。

“看了如此精彩的戏,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吗?”

戏虐的冷言从商炔的嘴巴里说出来,吓得白七冷汗直冒。

她好后悔,为什么自己手欠非要来偷什么蛋。现在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要是让妖王知道自己是来偷蛋的,她这条小命肯定不保了。

“我就是路过的,信不信由你!”

打死也不能承认自己另有所图。

                           

原创文章,作者:时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114115116.com/books/3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