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幽,蓝老师小说《终老》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终老

小说:现言日常

作者:婷妞

简介:谁都会有老去的一天,而那一天的我们会是什么样子,我们谁都不知道,我们唯一可以未雨绸缪做的,就是珍惜我们身边的老人,去好好的疼爱他们。人是灵长类动物,模仿能力极强,苟子曾经说过:“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环境不能决定一切,但可以改变一切,希望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大家都能够遵从本心,怀有一颗赤子之心,让每一个逝去先者的离开都不会成为后世晚辈的遗憾与愧疚。

角色:斯幽,蓝老师

终老

《终老》免费阅读

那一通电话,再也打不通了。

家里的那盏灯,再也不会亮了。

不会再有人在深夜的火车站冒着寒风接我回家了,我不会再有人和我谈古论今,教我书法、赏鉴戏曲、和我坐在棋桌前再杀一盘了。

每次路过您的房间,我总觉得,您会回来。

我每次鼓起勇气推开那扇门,看着那空荡荡的房间,只剩我一人,您永远的定格在了那张黑白照片上。

抬头看着屋顶的那一点光,那一天,您离开的时候,我就守在您的身边。

我看着您的生命一点一滴的消逝,那时候,我没有害怕,也或许是痛到麻木了。

我一直相信,我们的感情,超越生死。

您总说,您和浅浅之间,除了是亲人,更是忘年之交,我们有着很高的默契。

那一刻,暮色暗淡,残阳如血。

我鬼使神差的摸了摸您的手,蚀骨的冰凉刺激了我,我不甘心的又摸了摸您的腿,已经凉到了半截。

我无论如何捂着,都不会再有温度了。

回想那一整天,您的状态都是浑浑噩噩的。

您在与死神作斗争,我知道您的牵挂在哪里。

当我拨通斯幽的电话,视频中,她给您讲述着金陵的美好。

在听到斯幽声音的那一瞬间,您不断的转动着那眼神早已焕然的双眸。

十几分钟的聊天中,我看到了您眼神聚焦在斯幽身上。

您的胳膊早已经没有温度了,可就在电话将要挂断的瞬间,您抬起了那条冰凉的胳膊,和斯幽挥手,并艰难的说出“再见”。

我知道,您是在和她告别,那是您在这世间最不舍的牵挂。

当您的胳膊重重的落在炕上,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斯幽是您的不舍,而您,亦是我的不舍。

在我撕心裂肺的哭泣时,您艰难的开口了。

您说:“浅浅,别哭,这是爷爷自己的选择,你要笑,要灿烂的笑。”

一语之后,您再也没有开过口,氧气机卖力的工作着,您依旧张着嘴艰难的呼吸着。

每一次呼吸,都像极了生命的倒计时。

戌时,您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我跪在您的身边,声泪俱下的唤了您一声“爷爷”。

本以为,您不会再回答我了,可是却听到了一声铿锵有力的回应。

您拼尽全力的那一声,我知道,那便是您与我今生的诀别了。

我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握着,喘不过气来。

从您离开后,这间屋子再也没有温度了,它由家变成了房子。

我躺在这冰冷的炕上,回忆渐渐单薄,仿佛之间,又回到了过去。

夏日夜里,成语接龙,飞花传令、古诗词、歇后语、猜字谜、讲历史。

那时候,倦意好浓,夜色好浅。

“爷爷,这样不公平,哥哥姐姐比我年长那么多,我的储备量根本就不够,有好多知识您还没有教我,我又输了。”斯幽气呼呼的说着。

听着斯幽的委屈,你每次都爽朗的笑着。

“学习没有年龄界限,只要你努力,就一定能超越他们。爷爷相信,我们斯幽是最棒的。至于今天,爷爷帮你好不好呀?”

“好,明天开始我要读更多的书,爷爷也要教我更多的知识,我以后要比哥哥姐姐都厉害。”斯幽稚嫩的说着。

几个回合之后,爷爷笑着说道:“今天的比拼,浅浅和墨墨赢了。爷爷老喽,比不过你们了,你们是祖国未来的希望,你们都比爷爷强。”

我们都知道,爷爷每一次都让着我们,他怕打击到我们的自信心。

每一晚,我们都躺在爷爷家的大炕上,欢声笑语的做着游戏,心情愉悦的进入睡眠。

我叫蓝浅,很小的时候,便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生活在农村。

爷爷以前是一名中学校长,十里八村的人都叫爷爷“蓝老师”。

我以前听村里的老人坐在一起闲聊时,说爷爷是村里最早的大学生,还说那个年代的大学生,在中国简直是比熊猫都珍贵,不仅如此,爷爷还在苏联做过交换生,厉害的不得了。

爷爷学业有成,回国之后,便投身教育行业,由于表现优异,又被调任到了司法部门,后又调到了政府机关,做了一个干部,每一次调动,爷爷都很配合。

唯独最后一次,爷爷要被超迁到国家的权利中心,爷爷拒绝了。

后来这些事,我也问过爷爷,爷爷说国家把他们那一批人培养出来,就是为了要报效祖国,为祖国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实现共产主义社会。

爷爷总说:“我们那批人,只有努力做一块好砖,能够让祖国能够哪里需要哪里搬,才是我们价值的体现。”爷爷把党和国家刻在了自己的骨子里,把对祖国的爱种在了血液里。

小时候,爷爷经常去外地出差,每次回来,都会给我带一些礼物。

有一次,政府组织所有的干部团建,并表示可以带一个家属同行,爷爷回来和奶奶说了这件事,第二天便把我抱走了。

我还记得,那一天,爷爷抱着我说:“我们家浅浅已经5岁了,应该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从小到大,不论有什么好吃的,爷爷都舍不得自己吃,都会留着等我们这三个孩子回来。

在我8岁那一年,奶奶走路时身子总是偏向一边,村里迷信的老人说,奶奶被鬼缠身了,爷爷不认可他们的观点,把我送去了同村的姥爷家,带着奶奶去了市里的医院。

爷爷从工作开始,从来没有请过假,那天带奶奶去医院,也只是调休了一天,我在姥爷家等着爷爷和奶奶回来。

当天晚上,爷爷去姥爷家接我,回到家之后,我没有看到奶奶的身影。

爷爷告诉我,奶奶生病了,需要在医院待一段时间,而我也到了就读小学的年纪,他希望我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同时爸爸妈妈在县里也稳定了,我该去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了。

第二天,爷爷便把我送去了县里,妈妈让爷爷留下来吃午饭,顺便了解一下奶奶的情况。

席间,爷爷告诉爸爸和妈妈,奶奶的大脑里有一颗肿瘤,医生判定是良性,但是需要切除,做开颅手术,妈妈听后,就开始抹泪了。

那个时候的医疗水平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开颅的风险很大。

那天,爷爷独自回去了,我和爸爸妈妈住在了一起,由于我第一次睡床,有点不太习惯,就没有睡着。

晚上,我听到爸爸和妈妈讨论着,妈妈说她明天要先去医院看奶奶,四爷爷帮我办好了入学手续,让爸爸明天接送我上下学,并且让爸爸把妹妹送到村里姥姥家,我听到了爸爸颤抖的声音

                           

原创文章,作者:婷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114115116.com/books/3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