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君星烨,孙侍郎《为救赎暴君,系统她日夜极限求生》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为救赎暴君,系统她日夜极限求生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路鲤

简介:为了能复活,欧阳琳琅拼了!死后,她变成暴君的系统,却没金手指。宿主不肯绑定?那她就嚎!嚎到宿主没法早朝,被迫绑定。宿主不听话?那她就骗!说自己是判官笔,能预知未来。宿主被太后坑?那她就出谋划策,帮宿主出一口恶气!只要能完成变暴君为明君的任务,她什么都肯做!但暴君却有该死的厌女症……君星烨,“朕厌天下女子唯独不厌你,你知朕想要什么吗?”琳琅,“不,我不知道!我只是个系统!我太难了 (*꒦ິ⌓꒦ີ)”

角色:君星烨,孙侍郎

为救赎暴君,系统她日夜极限求生

《为救赎暴君,系统她日夜极限求生》免费阅读

周身一阵碾压般的剧痛,将欧阳琳琅生生疼醒。

她猛地想起,因为救马路中央的一个小男孩,她被大货车撞飞,又惨遭碾压。

难道她死了?

周遭一片漆黑。

伴随着睁开眼,世界逐渐明亮,紧接着看见下面有不少穿着古代朝服的男子跪在地上,一张张脸上写满了惊恐。

她身边也有几名年老的官员,白胡子、浑身飘着中药味。

所以……她穿越了?

穿成了古代的皇帝?

上朝时突然晕(穿)倒(越),身边这几个就是传说中的太医?

“我没事……哦不对,是朕没事。”

欧阳琳琅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道冰冷的男声问,“你是谁?”

“???”

欧阳琳琅惊了一下——这身体除了她,还有别人?

周太医恭敬问道,“皇上,老臣为您施了针,您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朕无碍,退下。”

男子声音威严,丝毫没有病人虚弱的模样。

欧阳琳琅彻底懵了——这身体里怎么还有别的灵魂?一身两魂?这身体算谁的?为什么她的穿越和别人不一样?

还没等她想明白,就听到刚刚那男声缓缓道,“户部侍郎办事不利,拖下去斩了。”

群臣纷纷跪地磕头,“皇上饶命啊!孙侍郎罪不至死!”

“皇上!孙侍郎是冤枉的啊!”

【叮】的一声,传入欧阳琳琅的耳中。

——死亡!醒来!叮!

如果她没猜错,接下来会出现个系统,让她完任务,之后就能重生。

没错,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她这种见义勇为的好人,会有系统来拯救。

远方传来一道声音,【欧阳琳琅。】

欧阳琳琅急忙回答,“是!”

【你想重生吗?】

“想!”

【那你愿意完成一个艰巨的任务吗?】

“愿意……但好像哪里出错了,这身体里有两个灵魂,我不能操控身体,只怕完不成任务。”

【这身体里只有一个灵魂。】

“????”

【你不是灵魂,你是系统。】

“?????????????????????????????????”

【按照规定,每一个任务重生者都需绑定一个系统,但最近重生者太多、系统严重不足,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大胆的实验,将两名重生者绑在一起,同时完成任务,这实验对象便是你和秦国皇帝,君星烨。】

“……”

【如果实验成功,你便算是功臣,不仅帮你重生,还可以选择重生的身份。】

欧阳琳琅惊喜,“真的?如果任务成功,我能回到原来的身体里吗?”虽然她那身体多半被货车碾成肉泥了,但这不重要,系统肯定能帮她复原。

【自是可以。】

“我接受实验,我愿意当系统,你说吧,我的任务是什么?”

【变暴君,为明君。】

“什么意思?”

【君星烨要杀了为民请命的户部侍郎,你若是拦不下来,就算是任务失败,速去。】

“什么?等等!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就算是不清楚,也得给我点特权金手指吧?我……”

却在这时,她看见侍卫进入金銮殿,拉起一名清瘦的中年官员便要拖下去。

直觉告诉她,那清瘦的中年官员就是为民请命的户部侍郎。

接下来怎么办?

要怎么阻拦这个暴君?

欧阳琳琅大喊,【君星烨,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男人没回答。

【君星烨,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快叫停,快!】

男人只是冷哼一声,依旧未理她。

男人极年轻,但俊美的面容却没有丝毫阳光朝气,相反如冰封一般冷酷。

深不见底的黑眸如同千年冰潭,没有一丝暖意。

薄唇也是抿着,唇角习惯性下垂,透着残酷。

眼看礼部侍郎要被拖下去,欧阳琳琅急坏了,【君星烨你快停下,不然我们两人都会死。】

男人终于开了口,“以你来看,朕像是怕死之人?”

金銮殿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吃惊地看向高台、龙椅上的皇上。

连拖着礼部侍郎的大内侍卫都停了动作。

欧阳琳琅恍然大悟——没错,这男人不怕死,按照刚刚得到的信息,那男人已经死了一次,复活后,没有丝毫恐惧或者庆幸,甚至都不让太医继续诊治,把太医赶走就要杀人。

这不是杀人狂魔又是什么?

【你不怕死,但我怕啊!你要是死了,我也会死!】欧阳琳琅急得冷汗直流。

男人挑眉,“与朕何干?”

金銮殿里,文武百官毛骨悚然,他们眼看着皇上自言自语,脸上还满是讥讽轻蔑的冷笑。

欧阳琳琅心一横,开始骂,【君星烨你就不怕十八层地狱吗?地狱里可是要下油锅的。】

“不怕。”

【你不怕被千刀万剐?】

“不怕。”

欧阳琳琅抓狂,【那你怕什么?】

男人冷笑一声,“拖下去,斩了。”

“是!”大内侍卫接令,便拖着毫不挣扎的户部侍郎离开。

欧阳琳琅周身血液都凝固了,她能看出,这丧心病狂的男人根本没有软肋,她更不敢威胁,因为这种亡命徒被威胁后,什么事都能干出来。

怎么办?

她要拿这男人怎么办?

她不想当系统了,她想当被系统调教的那一方好不好?

欧阳琳琅想哭,但也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那户部侍郎死了,她小命也就玩完了。

突然,她想起之前看过的小说电视剧电影里描写,这样冷酷无情的男人最讨厌热闹和聒噪。

而她除了说话,好像别的都不能做。

想着,欧阳琳琅开始扯嗓子唱了起来——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来左边儿跟我一起画个龙,在你右边儿画一道彩虹,来左边儿跟我一起画彩虹,在你右边儿再画个龙~】

【看见蟑螂,我不怕不怕啦,我神经比较大,不怕不怕不怕啦,胆怯只会让自己更憔悴,麻痹也是勇敢表现~】

金銮殿上。

户部侍郎被拖了下去,群臣却不敢劝,因为深知皇上暴戾的脾气。

有一名官员上前,“臣有事启奏。”

同一时间,欧阳琳琅,【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官员,“关于陕北赋税……”

欧阳琳琅,【左手握大地,右手握着天,掌纹裂出了十方的闪电,把时光匆匆兑换成了年,三千世,如所不见~】

官员,“五十年一遇大旱,臣认为……”

欧阳琳琅,【长得丑、活得久,长得帅、老得快,我宁愿当一个丑八怪、积极又可爱~】

终于,君星烨受不了了,他被吵得脑袋要爆炸一般,大吼一声,“闭嘴!”

瞬间,金銮殿再次死寂一片——

                           

原创文章,作者:路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114115116.com/books/3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