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材重生摄政王的小太监她不太乖楚茵茵,张大海,废材重生摄政王的小太监她不太乖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废材重生摄政王的小太监她不太乖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原始野人

简介:【美强惨暖心摄政王】VS【暴力戏精庸医小太监】 猝死后穿成了大丽皇宫一个女扮男装的小太监,还要被送到变态太子那里送死,楚茵茵决心改写命运。 夺圣宠,斩奸臣,斗倒摄政王,将太子送上帝位,成为只手遮天的大丽国第一大太监。 只是忽然有一天,她被自己安插在摄政王那儿的美人小太监逼到了墙角,勾着下巴问道:“女人,大太监有什么好当的?做本王的王妃,天下送给你。”

角色:楚茵茵,张大海

废材重生摄政王的小太监她不太乖

《废材重生摄政王的小太监她不太乖》免费阅读

“茵茵快跑!快跑!你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

熊熊火光之中,一位伟大的母亲拼死为刚及笄不久的女儿挡住了一片火海,在她的身后,是穷追不舍的官兵。

母亲最后看了女儿一眼,咬牙滚进了火海,化成一团火焰,朝着那些官兵扑了过去。

女孩子的喘息声和嘶吼声不绝于耳,可她不能停下来,她不能叫母亲白死,不能让家族失掉最后的希望,从此蒙受这不白之冤。

纵使她此刻心如刀绞,脚底发软,眼前发黑。

在司礼监提督大太监赵德忠的案几前面,楚茵茵又走神了。

刚刚的画面是她从穿越到这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大丽国之后,三不五时就会出现的画面。

原主似乎是失忆了,因为楚茵茵醒来时脑子里除了这个画面和与她一模一样的名字之外,对原主根本一无所知。

事实上她从手术台边晕过去后再醒来,就已经是大丽皇宫里一名刚刚净过身的小太监了。

是的,你没有看错。

女扮男装的小太监。

她根本没心思去想自己到底是怎么蒙混过关,以女儿之身走到这里来的,因为她实在太难过了。

只差一台手术,只差一台手术,她就可以完成博士论文,拿到毕业资格了。

作为同期博士生中业务能力最差的一个,鬼知道她到底拍了多少马屁,说了多少好话,才求到教授给她稍微放点水,放宽毕业资格的。

可她的运气偏偏如此不好,病人状况百出,一台原本难度不大的卵巢囊肿切除术,硬生生做了96个小时,结果主刀医生没怎么样,她一个影像医竟然猝!死!了!

“就是这个孩子?”

大太监赵德忠瞥了一眼带着楚茵茵过来的净身房管事太监张大海。

张大海俯身应“是”,赵德忠于是又看向楚茵茵。

孩子病怏怏的,一点生气儿都没有,给那位殿下送过去,倒是正合适。

“叫什么名字?”

赵德忠问的很无意识,一个快要死的孩子,知道名字又有什么用?

张大海却不等楚茵茵回话,自己开口替她说了。

“穷人家的娃,哪有什么好名字?还没变音,模样也女气,外面的人都叫她小音子。”

张大海说完,还掀起眼皮偷瞄了两眼赵德忠的表情,见他有些不大待见楚茵茵,便又陪着笑脸说道:“要不,提督大人给取一个?”

赵德忠兴味缺缺,一个将死之人,还费什么心思给取名字?冲着楚茵茵的方向摆了摆手,道:“记好了,殿下活着,你才能活,去吧去吧!”

张大海于是满脸堆笑,从赵德忠身边的小太监小李子那里得了赏钱,就扯着楚茵茵的胳膊出去了。

小李子看着楚茵茵的背影好一会儿,有些不解地向赵德忠问道:“和小的也差不多大呢,大人,您真的相信他能活下来吗?”

赵德忠于是也跟着看向楚茵茵,大雪纷飞的夜里,孩子身子单薄的就像一层窗户纸,好像风一吹就能给她吹跑了似的,走起路来也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也不知道是饿的还是怎么的。

赵德忠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难啊,那位没疯的时候尚且不好说,更何况如今疯了呢。”

其实,作为一个最擅长趋炎附势的小马屁精,即便是在这么伤心的情况下,楚茵茵也没有错过这个时代的重要信息。

事实上皇宫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宫变。

皇后与族人里应外合,企图弑君篡位,千钧一发之际,皇帝胞弟博亲王宋烨带领锦衣卫前来救驾,大破皇后美梦。

皇后心有不甘,挟持皇帝欲同归于尽,被宋烨当即射杀,皇帝却因为中风而昏迷不醒。

最后由皇太后做主诛杀皇后九族,太子因是皇帝唯一子嗣而免于一死,囚禁东宫。

博亲王宋烨救驾有功,加封摄政王,在皇帝康复之前代行国事。

当然,这是官方说法。

宫人们私下里都流传着另一个说法。

其实皇后根本没有造反,一切都是博亲王宋烨的把戏。

大丽国素来有父死立长、兄死立弟的说法,皇帝身体日渐不好,太子年幼又性情乖张,博亲王却正当年,才华横溢文武双全,在大丽国的威望甚至仅次于皇帝。

若真让太子继位,恐怕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他。

不如先下手为强,再和太后里应外合,如今他可不就成了这场宫斗的最大赢家了?

就连楚茵茵也觉得第二种说法的可能性更大,不然皇后专宠,皇帝就太子一个儿子,不久后皇帝千古,太子自然是皇帝,皇后就是顺理成章的皇太后。

她是疯了吗,会在这个时候造反?

因此楚茵茵对宋烨的印象不算好,一来一想到这个名字,她脑子里总会浮现出“奸臣”两个字,二来她有今天这个境遇,也全拜因宋烨而引发的这场宫变所赐。

因为她即将要伺候的主子,就是那位被囚禁东宫,据说如今已经疯了的太子。

据说这位主子从被囚禁至今,已经赐死了三个太监,一个宫女,打残三个,还亲手打死了两个,其中一个还是硬生生给咬死的。

这会儿宫人们简直闻东宫而丧胆,一听说要被分配去东宫伺候太子,都提前准备银两珠宝去找门路,只求不要被分配到东宫去。

有些人眼见着躲不掉了,宁愿一头碰死,也不愿去东宫。

但太子就是太子,皇后犯了那样的错,太后也没忍心把他撸下来,只是囚禁东宫而已,下面人又怎么敢怠慢了他,不派人去伺候?

要不然,司礼监也不会费尽心思让张大海到外面去把楚茵茵招进来了。

“好孩子,你可千万记住了,殿下活下来,你才有命活。”

张大海耳提面命,不知道为什么,楚茵茵看向张大海的时候,总觉得他眼神里满是疼惜和担忧。

地上的雪已经积的很厚,两个人踩上去吱吱嘎嘎的,留下两列大小不一的脚印,在灯笼的映衬下泛着些金光。

眼见着就快到东宫门口了,张大海不敢再向前,便停下来冲着楚茵茵笑笑。

“快进去吧,孩子。洒家也只能送你到这儿了。”

他说着,就将一直握在手里的赏金又在手里颠了颠,准备塞进袖兜里离开。

不想楚茵茵却一把扯住了那个钱袋,跟张大海玩起了拉锯战。

“老张你说实话,我是女人的事儿,你一早就知道吧?”

楚茵茵笑得邪魅,仿若自冰雪中盛开的冰凌花,美的不可方物,却是把张大海吓得胆颤心惊……

                           

原创文章,作者:原始野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114115116.com/books/3731.html